紫微论道:公有制=私有制=群龙无首=小国寡民
2016-04-21 09:55:50
  • 0
  • 2
  • 7

紫微论道:公有制=私有制=群龙无首=小国寡民


其实,“共产主义公有制”与“三权分立私有制”都不过是同一逻辑内核的利益法则而已,区别只在于一个是理想化的利益所有利益分配的最终结果性法则,一个是为达成“遏制愚民弱民好吃懒做、促进智民强民勤奋进取”的强制进化进程所采用的优胜劣汰性手段。为何如此说呢?下面我来简单论述一下。


假设一个人的生存需要最低资源值是5(5可类比资源足够差异化多样化):当一个人的生产力值因内外在不确定因素而朝不保夕的围绕5来波动且还要面对外在的不确定风险的恐惧时,他就要寻求团队协作来团结聚力以提高生产力并免于不确定因素伤害的恐惧威胁,比如组成一个5人团队(5人类比团结聚力最低人数阈限)。


再假设此时5人团队的“恒定生产力值”是30:那么,在此时尽管生产力有所富裕,但并不明显,再加上自利之性本恶是人的本性,因此为了维持这个5人团队的整体存在来保护自我(恒定生产力并免于恐惧),这时就要刻意强调“个体群体等价且群体属性以财产公有来部分体现”,即公私不分先后、即集体财产等价于个体生命,因为某一个体死亡或因集体财产损害而至群体解体都可以等价于“全部个体死亡”。这,其实就是公有制的认知认同根源。


也就是说,固然没有个体就没有群体是一个事实前设,但是,若没有群体以有效团结聚力,那么个体的生存效率效益亦会受到极大制约而朝不保夕且随时要面对不可知不可抗外力侵扰的恐惧威胁。小节就是,不能没有个体亦不能丧失群体属性,唯有个体群体的良性同构态才是个体的生存效率效益“最大化(边际效益)”体现。


再假设8人时团队的“恒定生产力值”是50:这时由于团队现有人数已经大于团结聚力最低人数阈限5人,在某一单独个体死亡并无碍于整体存在且基于人性本恶原则而无兼爱非攻理念制衡时,团队就会因“集体作恶”而导向“集体大于个体”的现实情境,此亦是某些特定情景之下集体财产大于个体生命的认知认同逻辑根源。


然而,这个被集体作恶欺凌的个体却又有可能是群体之中的任何一个个体,因此,任何一个高智商群体都会设定一个本群体的游戏规则前设,即,公权力不能越界侵害合法私有!这,就是合法私有权益神圣不可侵犯的逻辑根基,就是私有制的认知认同根源。


而且任何一个高智商群体为了自身边际效益的最大化,以及为了消减因人口过剩导致的恶性竞争都会尽力消减自身群体的人口总量至最低团结聚力阈限附近。即,任何一个人口过剩群体都必是弱智群体。即,一个良性群体必是个体强大且自身群体整体数量处于最低团结聚力域限范畴。此即,群龙无首、小国寡民之谓也,是以。


前述的例子可以简要说明公有制、私有制的认知认同逻辑根源,而基于人性本恶的自利本能与现实社会面对外部群体竞争的复杂性,由此就只能是个体群体主导性的动态平衡而非僵化死板,即,公有制私有制谁为主导要看群体的内在外在的客观环境来配比。这,其实也就是当下所谓的所有制纷争的矛盾根源。


其实,任何群体都是“私有制公有制同体同构态的”,即,一个良性群体公有制私有制缺一不可。即,当下所谓的公有制、私有制之争的实质不过是“个体第一先私后公”还是“群体第一先公后私”之争而已(当下中国“群体第一先公后私”的“事实变种”就是因人性本恶而“权力私有化”而已)。


事实就是,公有制和私有制必可并行不悖!


以公有制兜底来保障每个国人的生存基础,以私有制来改善提高每一个国人的生活水平,如此,才会真正导向个体群体的良性同体同构态。我们国家原来“人多国穷”,因此就需要“公有制主导而先公后私”来保障众多国人整体的生存基础以应对各种内外在的矛盾风险。现在富一些了就可让“私有制主导先私后公”来改善提高国人的生活水平并开启“遏制愚民弱民好吃懒做、促进智民强民勤奋进取”的“强制进化进程”。


也就是说,公有制私有制都是群体游戏的制度选择主导选项,只受制于具体的客观经济基础而非什么意识形态。因为在本质上经济模型与意识形态都是为人服务的,而保障大众的生存、改善大众的生活状态才是根本目的。因此,只有是否适合当下之分而无可变不可变之差。


尤其是在本质上、在逻辑源头上,群体是为了个体才出现并存在的,因此,法理基础就应该是“个体第一先私后公”,即,我们应该以私有制为根基,以公有制为补充。而且我们不要忘记,如果一个集体的力量已经大到随意剥夺其组成者的合法权利的时候,这个集体便已经是非法的没有存在基础的怪物了。组成集体的个体的充分发展,才会带来集体的进步,反之,这个集体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多么的强大和有力,但一定会在不远的一天崩溃。此即,“盛世意淫、轮回怪圈”的中国式暴力轮回之谓也。


综前所述,当代社会应该“群体善法之内的先私后公”。即,公有制的做功基点不应该是“利益获得开始”而应该是“利益获得超过平均阈限时”。即,假设群体中人均生产力值为20,那么,个体利益值在20之下的应该不受任何“公权力干涉”,此即自由经济之谓也...当然,前提是他没有叛国...而对于个人利益值超出20的那一部分才能通过善法体系以公有制回馈全体。


公益体系就是公有制的具体做功渠道,公益性税收就是具体的利益调节手段,公益性政策就是公有制的权力行使。法律信仰以及法律体系就是维护这个群体的公私领域的游戏规则的内外在手段。


“公有制权力”只在最低生存保障论域具有强制力。比如,前面说的人均最低生存资源是5,那么公有制权力在“个人利益值超出20的那一部分才能通过善法体系以公有制回馈全体”时的目标基点就只能限定在满足所有国人都拥有“人均最低生存资源是5”这个论域,一旦满足了这个条件,那么“公有制权力”就不再具有“强制征税”的权力,而只能通过引导鼓励民间自愿慈善的形式来实现“群体共有、人人均有”属性。


但因为实际运作之中的波动性,那赤字与结余就是为一种必然。但这种财务流程很简单,出现赤字了下一年补上即可,节余多了就全民每人发个大红包好了,这,其实就是有些国家地区全民发钱的逻辑根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